中国史:淝水战后东晋内乱桓玄失败

2019-01-14   阅读:182

  东晋取得淝水之战胜利后,很快陷入了严重内乱,导致东晋迅速。各种乱因,环环相扣。到底是怎样的呢?淝水之战胜利后,东晋收复了青、徐、兖、司诸州,一时间似乎形势不错。但是,晋孝武帝司马曜沉湎,整天醉多醒少,不理朝政。朝政全由其叔父会稽王司马道子一手把持,乱象开始形成。孝武帝最宠爱的张贵妃三十来岁,风韵绝佳,“宠冠后宫,威行阃内”。公元396年九月的某一天,孝武帝在殿内“妙列使乐,陪侍嫔少”,他对张贵妃说了一句笑话道,我看你有点老了,应该废了,我喜欢这些“姝少”了。张贵妃一听心惊肉跳,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孝武帝醉得像死猪似的,张贵妃命左右婢女用被子把孝武帝活活捂死在被窝里,然后重赂左右,封住口风,对外谎称孝武帝“因魇暴崩”。

  十四岁的太子司马德继位,是为晋安帝。晋安帝是个弱智儿,连寒暑饥饱都不知道。司马道子更加,大树亲党。尚书仆射王国宝、建威将军王绪成为他的。王恭、殷仲堪两位著作郎出身的人手握重兵,镇守要地。王国宝对此不满,司马道子减削他俩的。王恭是先帝孝武帝王皇后之兄新帝晋安帝之舅,任前将军,驻兵京口。股仲堪是荆州刺史,都督荆、益、宁三州军事,驻江陵。恰在这时,王恭、股仲堪表请北伐。司马道子起了疑心,他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想动手啊?于是就推说盛夏农忙,兴兵害农,等到秋冬再说吧。王恭知道是王国宝在捣鬼,就派密使前往江陵与殷仲堪联络,联手举兵,王国宝,以清君侧。

  于是“内外汹汹,举国不安”。王恭、殷仲堪产生了举兵王国宝的想法,这时桓玄又插进手来煽风点火。恒桓玄是桓温之子,桓温死时他才五岁,就继承了父亲的南郡王爵位。桓玄长大后自负有才,以“雄豪”自居,但朝廷对他疑而不用,直到二十三岁才得到一个太子洗马的职位,不久出补义兴太守。他郁郁不得其志登高望太湖,长叹一声,弃官而去,在荆楚间游荡多年,成了位生事的角色。这时,他察觉王恭和殷仲堪将会有所动作,就来荆州他们起兵进攻建康,他去联络“荆楚豪杰,荷戈”。于是,荆州殷仲堪和京口王恭上表列举王国宝领兵自京口向建康进发。司马道子吓坏了,立刻将王国宝赐死,把王绪斩于市,一场暂告平息。

  但是,潜伏的危机并没有彻底解决。王国宝、王绪处死后,司马道子感到自己势单力薄,心中很不踏实,于是把谯王司马尚之和司马休之兄弟俩纳为亲党,任命王国宝的异母弟弟王愉为江州刺史。司马道子与司马尚之“日夜谋议窥探四方动静”。桓玄是个不安定,公元398年七月,他主动要求出任广州刺史。司马道子早就觉得桓玄混在江陵早晚要把水搅浑巴不得他赶快离开。马上同意,任他为广州刺史,都督交、广二州军事。桓玄得到了朝廷的正式任命,又,赖在江陵不走。这表明江陵的一潭水开始浑了,很快就要搅出水。这时,豫州刺史庾楷也对朝廷极为不满,原因是朝廷割去豫州四郡,划归江州王愉管辖。

  庾楷上疏朝廷申述,江州是内地,豫州是边境,这样划地不合理。朝廷却不予理会。庾楷派儿子庾鸿去找王恭说,司马尚之兄弟俩比王国宝更坏,他们想尽办法削弱方镇,培植亲党,应该趁早解决他们。王恭说,这好办,按照上一次的老办法,举兵进通建康,让朝廷把他们除掉。王恭派人到江陵去同股仲堪、桓玄一说,都同意。公元398年七月,豫州、荆州、京口三方联手再次起兵,共推王恭为盟主,上表王愉、司马尚之、司马休之三人。九月,朝廷以司马道子的儿子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征讨叛军。司马元显的军事指挥才能在他之上,他在牛渚把豫州刺史庾楷打败,庾楷单骑投奔桓玄而去。朝廷立即任命司马尚之为豫州刺史,填补庾楷败逃后的空缺。豫州刺史庾楷虽败,但东有京口王恭,西有江陵殷仲堪,仍可对建康形成合围。可是京口方向出了大问题:王恭的部将、北府兵的主要将领刘牢之了他,起兵。

  原因是,朝廷总督事宜的司马元显知道刘牢之对王恭并不心服,尤其是刘牢之反对再次起兵。司马元显不失时机地选派庐江太守高素去找刘牢之秘密游说,只要刘牢之配合朝廷打败叛军,将由他接替王恭的所有。刘牢之,与儿子刘敬宜谋划倒戈之事。王恭的参军何澹之获得了这一重要情报,马上向王恭汇报。王恭知道何澹之与刘牢之一向不和,对他的话根本不信,反而当众认刘牢之为兄,把精兵坚甲都交给刘牢之统率。王恭以督军颜延为前锋,与刘牢之一起向建康进兵。刘牢之一出发就把颜延杀掉了然后命令儿子刘敬宜和女婿高雅之倒戈攻打王恭。王恭猝不及防,全军溃散,单骑走曲河。王恭的故吏殷确找到一只小船,准备送王恭去投奔桓玄。小船到长塘湖被人,王恭被俘,建康,被斩。朝廷任命刘牢之都督兖、青、冀、幽、并、徐、扬、晋陵诸军事,全盘接手了王恭生前的所有。

  东线的王恭已经兵败身死,西线股仲堪的军队由司马杨俭期和桓元率领的前锋已经到达石头城,殷仲堪本部也到达了芜湖。杨佺期、桓玄上表朝廷为王恭,要求诛杀刘牢之。这时,左卫将军桓脩向司马元显献了一条分化叛军诸将的策略。派遣太常、殷仲堪的叔叔殷茂前去宣诏:一、任命桓玄为江州刺史;二、召雍州刺史郗恢入朝为尚书,任命杨佺期取代郗恢为雍州刺史、都督梁、雍、秦三州军事;三、任命桓脩为荆州刺史,并派刘牢之领兵护送桓脩赴任,罢去殷仲堪荆州刺史之职,责令殷仲堪退兵。殷仲堪一听就明白了,实际上只了他一个人的职务其他的人都得到“重用”。股仲堪大怒,命令杨佺期、桓玄继续进攻。但杨佺期、桓玄已得到朝廷正式任命,心中暗喜,对进攻迟疑不决。殷仲堪见状,从芜湖独自西归,临走时命令屯驻在蔡州的军队西撤,部将刘系率先带领两千多人向江陵回撤。

  部队都是殷仲堪的,如果他把部队都拉走,扔下杨佺期、桓玄光杆条,必将一事无成。杨、桓二人也只得紧跟其后,向江陵撒退。两人追到寻阳,追上了殷仲堪。这时,殷仲堪失去了正式职务,无奈之下只能靠杨、桓支持;杨、桓也只有依靠殷仲堪仍能指挥的军队来护身。于是,殷、杨、桓三人在寻阳立下同盟:一、互相以儿子送到对方处作为人质;二、谁都不接受朝廷的任命;三、上疏,为王恭,要求诛杀刘牢之和谯王司马尚之;四、为殷仲堪,他没有罪,为何独遭罢免?朝廷见三人重新混到一起,又软了,重新任命殷仲堪为荆州刺史,官复原职,并“优诏慰谕,以求和解”。其实,殷、杨、桓三人之间的矛盾刚刚开始。起兵前,股仲堪的都认为桓玄早晚要成,力劝殷仲堪尽早将他杀掉,以免留下后患,但殷仲堪不听。

  这一次,殷、杨、桓三人在寻阳订立同盟的过程中,杨佺期又单独对殷仲堪说,桓玄“终必为患”,请他下决心把他杀掉。殷仲堪对杨佺期看了一眼,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杨氏兄弟同样不好驾驭,杀了桓玄,他们会更加。他没有说杀,也没有说不杀,含糊“各还所镇”。就这样,三人之间,随时都暗伏着杀机,只需迸出一粒火星就会爆炸。公元399年,司马元显取代其父司马道子掌控朝政,遍树党羽,横征暴敛,局势动荡。十月,司马元显诸郡凡是免奴为民的人家一律移置京师建康,以充兵役,激起。由此爆发了孙恩起义,几天内迅速发展到几十万人。吴兴太守谢邈、永嘉太守司马逸、嘉兴公顾胤、南康公谢、黄门郎谢冲、张琨、中书郎孔道等,都被起义军杀掉。东晋朝廷派出卫将军谢琰、前将军刘牢之领兵。刘牢之出兵时,把刘裕招至幕下任参军。刘裕在讨平孙恩起义中英勇善战,屡立战功,从此崛起。

  同年年底,殷、杨、桓三人矛盾。杨佺期几次要下手杀桓玄,都被殷仲堪了下去。桓玄有了危机感,于是同朝廷方面。司马元显也正想离间江陵股、杨、桓三人,以便控制,于是任命桓玄都督荆州四郡军事。桓玄得到了朝廷支持,立刻先发制人,将杨佺期、殷仲堪分别攻杀,夺取了荆州全境。公元400年,桓玄上表朝廷请封荆、江二州刺史,朝廷只封他为荆州刺史,以中护军桓脩为江州刺史。桓玄不干,请封荆、江二州,朝廷只得依他。公元402年正月,司马元显感到桓玄早晚要反开始扩充水军,准备他。桓玄嗅到味道,抢先传檄四方,声讨司马元显,从江陵举兵东下。二月中旬,桓玄的军队夺取了历阳、横江、涂中等地。刘牢之与司马元显不和,按兵不动,这样等于支持了桓玄,使桓玄的军队得以顺利攻入建康。

  朝廷立即以晋安帝的名义加封桓玄为丞相,都督内外诸军事,想以此安抚桓玄。桓玄可没有那么“”,他到手,立刻将司马元显及其党羽全部杀掉,大封桓姓家族占据各。刘牢之没有军队桓玄攻入建康,但桓玄并不感激他,反而解除了他的全部,降为会稽内史,刘牢之。十月,桓玄晋安帝逊位,自己在建康称帝,改国号为大楚。桓玄,朝野不安,浮动。公元404年二月,益州刺史毛琚首先发难,檄四方,声讨桓玄。这时,刘裕随徐、兖二州刺史桓脩进入建康,桓玄觉得刘裕是个人物,对他厚赐拉拢。刘裕不为所动,秘密返回京口,联合刘毅等二十七位中下级军官桓玄。

  刘裕先杀掉了桓玄的桓脩,占据了京口、广陵,并传言说,益州刺史毛琚已经攻克了荆州,各地大员都在进兵建康。桓玄抵挡不住刘裕的进攻,又被各种消息搞得晕头转向,挟持晋安帝逃往寻阳,又逃往江陵。公元404年四月底,桓玄又挟持晋安帝从江陵举兵东下,返回建康。刘裕指挥刘毅等西上迎敌,至峥嵘洲,与桓玄军交战,桓玄大败,又挟持晋安帝返回江陵。五月下旬,桓玄准备从江陵逃走,被他的部将杀掉。五月底,刘裕指挥刘毅等部将彻底平定了桓玄叛军。

上一篇:《千里江山图
下一篇:没有了
新媒体

中国史:淝水战后东晋内乱桓
东晋取得淝水之战胜利后,很快陷入了严重内乱,导致东晋迅速。各种乱因,环环相扣。到底是怎样的呢?淝水之战胜利后,

《千里江山图
九百多年以前,一位十八岁的天才画家王希孟,经老师宋徽的传授指点,创作了这幅画作。 创作了这卷《千里江山图》之后

假设历史•淝水之战东晋硬扛
说到淝水之战,想必大家一定都不陌生。这场著名的战役甚至衍生出了足足脍炙人口的四个成语,无论是形容军势庞大的投鞭

这就是四川!
鱼香肉丝、夫妻肺片、麻婆豆腐、回锅肉、东坡肘子、棒棒鸡、灯影牛肉、麻辣香水鱼、担担面、龙抄手、冷吃兔、甜皮鸭